amyh0097澳门银河_澳门银河娱乐官网_www.amyh0097.com网站 | 枞阳县委宣传部 主办

设为首页

简体 | 手机站

父亲的大蒲扇和鹅毛扇

时间:2017年10月11日14时15分

  项琴

  听母亲说,我们四、五岁之前家里是没有电风扇的,只有一间卧室,父母、我和弟弟都挤在那张一米五的木床上(姐姐从小生活在奶奶家)。

  那时我们还小,不占位置,冬天也很乖,一大家子挤在一起确是很暖和。可是到了夏天,帐子里更添几分闷热,我们姐弟俩总是闭着眼睛,伸胳膊蹬腿的极不安份,都想把自己的地盘扩大点,再挪块凉快的竹垫上躺躺。父亲便用力地挥着手中的大蒲扇,从每个人身上扇过。白天在厂里上班已劳累了一天的父亲扇着扇着就会睡着,手里的蒲扇滑落下来。一当没风了,我们又会闹腾起来,父亲就像是自动感应了似的,在酣睡中也会不自觉地摇动着扇子。一把小小的蒲扇就这样驱走了一个个酷暑炎夏的夜晚,我们从小也没生过一个热疮或痱子。

  小时候我家每年都要新买一两把蒲扇,就是那种用蒲葵叶制成的最普通的扇形扇子,也是众人所熟悉的电视剧里活佛济公手持的那种,今俗称“芭蕉扇”,亦称“葵扇”。每把扇子都被母亲用漂亮的布条严严密密地沿扇沿缝了一圈,以免一会儿就被我们姐弟在打闹中拉扯坏了。

  到我们五、六岁时,单位又给我家多分了一间房,家里买了第一台台式电风扇,我记得是蓝色的黄山牌的。我和弟弟睡一张床,共享这唯一一台风扇,晚上睡觉时都是横在床上,头抵着风扇,生怕少吹了一点风。应该是对电风扇特别珍惜,调皮捣蛋的弟弟也从不敢在电风扇上瞎捣鼓。而父母依然是扇着他们的蒲扇,父亲终于可以不用摇一夜的扇子,第二天手臂都酸得抬不起来。

  然而蒲扇并没有从此退出我和弟弟的生活,我们家有在小院里吃晚饭乘凉的习惯。先用凉水把院子里的地面泼湿降温,在那棵大梧桐树下摆上竹床,晚餐大抵是稀饭,咸菜,偶尔还有碟煎豆腐或油炒剩饭,已是极好的牙祭了,要是哪天还能吃上一块西瓜,一定是父母发工资的日子。夜里的院子大多时候都是有些凉风的,我们躺在有些年头的又冰凉又光滑的竹床上,很是惬意。可蚊虫却很猖獗,野蚊子又大又狠,一咬一大包,又痒又痛。父亲一边绘声绘色地给我们讲着杨家将,封神榜等传奇故事,一边用大蒲扇挥动着,以免蚊虫叮咬我们。那时的夜空,头顶的星星分外亮,莹火虫一闪一闪的,月光下的树影斑驳多姿,在父亲的老故事中,在大蒲扇啪啪啪作响的声音里,我们总是不知不觉地去见周公了,从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抱回床上。

  当然蒲扇还有另外一种新开发的功能,那就是每当我们干了件小坏事的时候,父亲就会用蒲扇的叶面轻轻地拍拍我们的胳膊或背部,就如同俗话说的"猫掏痒"似的,若真气极了则会拿扇柄去敲(通常是)弟弟的腿,那真的是敲一下一个红印子。

  童年的夏天就这样在星光荧火、清风朗月中,在父亲的大蒲扇与老故事中静静地流走……

  我们渐渐地长大,一个个先后离开了家,家里的蒲扇再也没买过新的,那两把蒲扇如同父母一样,在时光的薰染打磨下,渐渐失了新鲜的颜色,齐整的姿态,变得暗黄褶皱。在有一下没一下的啪啪声中,两把老蒲扇陪同父母度过了一个个孤独的夏天,扇柄已磨得圆润锃亮。

  时光飞逝,十四年前的夏天我的女儿才几个月,过她生命中的第一个炎夏。我女儿是父亲的第一个孙辈,对这个小人儿,父亲是又惊又喜,如获至宝,真是捧在手心怕摔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,用他的话说:除了头不能给⋯⋯在天还没热起来时,就在大房间里装了空调,准备了宝宝专用的小凉席。在一个大清早的从街上回来后,兴奋地举着一把崭新的鹅毛扇,我原以为骨子里书生气的父亲是爱慕诸葛孔明,也想手执羽扇,"羽扇纶巾谈笑间"风雅一把。却听他告诉母亲说:天天在街上转悠,终于找到一把像模像样的扇子了,看看这鹅毛基本都是白鹅翎,扇面又大又齐整,光滑如缎,扇的风又柔和又清凉,这风不伤人,给宝宝扇正合适。母亲赶紧地拿热水反反复复地擦洗扇子后,又放外面吹风晾干。此后的夏天里,总是这样的画面,父亲母亲轮流上阵一手抱着小人儿,一手拿着鹅毛扇子轻轻扇着,嘴里还啍着古老的童谣;我女儿白天小睡时,他们趴在小床边上边扇边盯着;只有夜里送到我们的空调房里,还是一百个不放心:温度不能低了,出风口不能对着宝宝,晚上注意宝宝别蹬被子⋯⋯孩子一岁多时,我们离开小镇去外地上班,就全部由老父亲照看了。直到一年后,我们装修好房子,一切都安置好,才把他们从小镇接来,顺理成章的父亲把那把鹅毛扇连同两人的物品一起带到我的新房了,说是宝宝还小,还用得着。

  一直到2008年女儿已五岁多,性格极娇气任性时,父亲在母亲的反复唠叨下"你这个老头子会惯坏宝宝的",才不得不忍痛离开我们家去芜湖定居。从此以后,这把鹅毛扇在我们家便备受冷落,无人问津,束之高阁了。我和孩子爸忙于工作、家务加上照管孩子,哪有闲情与精力去摇一摇鹅毛扇?

  三年后,2011年盛夏父亲因病医治无效永远离开人世。在整理他的遗物时,我找到了这把蒙尘已久的鹅毛扇,轻轻掸去上面的灰尘,慢慢地摇着:仿佛穿越了久远的时光,看见星光荧火中,年轻而清俊的父亲用力挥着大蒲扇,讲着老故事;看见沧桑而清瘦的父亲轻轻摇着鹅毛扇,嘴里哼着童谣,抱着小人儿……

  这些年里,我收藏过很多种扇子,有文人雅士题字作画的折扇,有朋友赠送的雅致的檀香扇、名贵的绢质团扇等等,唯有这把残破的鹅毛扇连同记忆中那把滚边的旧蒲扇,时常予我以徐徐清风,让烦扰的心清凉而安宁。

稿件来源: amyh0097澳门银河_澳门银河娱乐官网_www.amyh0097.com
编辑: 蒋骁飞
相关新闻

返回首页 | 关于我们 | 律师声明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

主办:中共枞阳县委宣传部

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、建立镜像

Copyright @ 2006-2016 amyh0097澳门银河_澳门银河娱乐官网_www.amyh0097.com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中安在线

皖ICP备07502865号 皖网宣备090007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34082302000116